半截脑洞自留地

是个文盲。
写的不咋地。
不许说脏话、

酒心糖

AU&OOC

4.


卜凡的这个暑假因岳明辉的到来,变得无聊而单一,却又丰富多彩。

两个人虽然才认识了十天半个月,可这十天半个月的每分每秒,都没离开对方超过十米。

岳明辉觉得,可能再也不会遇见一个像卜凡跟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了,这件事也得到了卜凡的认同。

就像他俩也没想到,岳明辉一个书生,天天想往楼下的篮球场打球,享受碾压尚处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放假儿童的快乐;卜凡一个身高碾压众人的壮士,只享受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惬意,虽然经常被游戏里对面小学生们虐。

于是经常有的画面是,岳明辉拉着卜凡往篮球场那儿一杵,小屁孩儿们大气不敢吼一声,就看着虎牙哥哥哐哐扣篮;卜凡天天掉线,就靠着岳明辉一次次的在圈外给他递药,也不管同队队友在频道里骂翻了天。

岳明辉总有种恍惚的错觉,好像他跟卜凡已经住在一起很久很久,也会一直住在一起很久很久,但其实明天他就要出发飞走,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岳明辉好不容易说服卜凡跟他在最后一天享受一下祖国母亲的夜间生活,刚到烧烤摊点好肉菜,几瓶啤酒,就被一阵大雨逼退在隔壁的火锅店,看着外面的雨云发呆。

岳明辉看着看着,就有些愣神。
卜凡用手肘支了支他,“干嘛,感受祖国夜生活不够,再感受感受祖国的雨水灌溉?”

“去你的吧,等灌完我就可以到大英帝国传播流感病毒了。”
岳明辉笑了一下,却又很快收了回来。
“现在想想,还挺羡慕洋洋,好赖出去是发光发热,我这出去纯属摩擦生电啊。”

岳明辉暗暗吐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话莫名其妙,但他知道再不说出来,可能就要憋晕在飞往英国的飞机上。

他从来不是一个让父母操心的孩子,也有叛逆也有不成熟,但大事上从来没有掉过链子。生长在一线城市,从小到大虽说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但可以称得上顺风顺水。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顺得多了,就发现顺势而行看似随意,稍有偏颇,四面八方的压力便又会推他回到既定的形式中去。他深知自己是没有办法去改变自己的轨道,于是就尽量的拖延时间,去绕一条更远的路,但最终也好像只会殊途同归。

出国这件事,他一直没想好,但所有人连让他后悔的机会都不给,包括他自己。那行李早就整理好放在后背箱,他死活不敢打开,宁愿跟卜凡借衣服穿,就怕一打开,自己就收不回去了。

卜凡正吃着碗里的羊肉呢,听到自己的衣服当了备胎,立马不干了,“嘿哟你这个岳明辉,你……嘶——”说着急了一不小心还被烫了嘴。

岳明辉被他逗得直乐,笑得直不起身子,“诶呀行啦行啦,等你哥哥我飞了,免费帮你代购!”

“抠吧你就!什么代购,你咋不得给我先淘换几件!”卜凡舔舔嘴唇,“摩擦生电怎么啦,那也是挖掘自身超能力好不好,指不定回来你就成了静电侠!”

卜凡从小到大是一个被当小孩子养大的人。
他上面有个哥哥,一路叛逆长到大,也因此在父母眼里,哥哥珠玉在前,卜凡怎么闹腾都能淡然处之,甚至有些故意地保留了他小孩子心性。

而他自初中就猛蹿身高,嗓子发育期后一路像沉到深潭,在同学眼里,更像是大跨步地提前走入大人的世界,有一种天然的保护,学长前辈们反而当他是同龄。

也因此,卜凡的外表看着像山一样可靠,然而内在却是一个孩子气的灵魂,又因为过早地接触了成熟的世界,促使他有一套很独特的思考逻辑。

不过岳明辉被这个逻辑深深折服了,也许是离开的新鲜感占了上风,又也许是卜凡的言论挑起了他潜藏已久的中二魂,或者,只是因为天晴了,他突然就想不起来刚才为什么压抑到喘不过气。

两人吃完饭大晚上实在不想回家,围着小区散步溜儿食,溜着溜着岳明辉猛一拍脑门,“今天11号啊?”

卜凡:“…………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机票记错日子了。”

岳明辉白眼一翻,“你哥没那么缺心眼儿,”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嘀咕道,“今年这生日可过得糊里糊涂。”

卜凡猛地看向了他,“你这心眼儿是没记错机票日子,生日都不记啊?”

“嗨,我家不讲究这个,这不是跟你吃过饭了吗,就当过了~”

“不行!你得等着我,我去给你买个蛋糕。”卜凡转身走向旁边的711,没走两步岳明辉就拉住他。

“诶哟我的大哥啊,这大半夜的跑便利店买蛋糕?你咋不去三里屯买茶叶蛋呢!”

“那我好赖给你挑个啥,我们家习惯是生日必须得有人送你个东西。”卜凡拍开岳明辉的手,“你就候着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岳明辉看着走远的卜凡,没想到他这仪式感还挺强,心里还有点感动,嘴上却仍旧不饶人,“臭小子,你把我请你那饭钱还回来比啥不强。”

卜凡走出便利店,手里捧着一个打开的酒心糖,递到了岳明辉的面前。

“生日快乐啊,岳明辉。”



End





——————



……这叫一个爆肝,断了一天的网真以为赶不上了QAQ
感谢喜欢文,子博玩儿不转至今不会回复( ・᷄д・᷅ )

评论(1)
热度(10)
© 半截脑洞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