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脑洞自留地

是个文盲。
写的不咋地。
不许说脏话、

酒心糖

AU&OOC


3.



卜凡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热门泡面的口味让岳明辉尝了个遍,然而方法也是惊天地泣鬼神。

当时卜凡径直拿出一包挂面,啪就拍在岳明辉眼前。

“欸欸,弟弟,之前怎么跟我说的?你可是保证啥口味都给我做一遍啊,红烧牛肉哪?香菇炖鸡哪?豚骨叉烧哪?你哥哥我可不吃阳春面啊。”

卜凡看着眼前的岳明辉,看他那架势,感觉自己要再不拿出杀手锏,他怕是立马下去重新扫荡一圈。

卜大师故作高深地摇了摇头,拉开厨房的抽屉,朝岳明辉招了招手。

岳明辉凑上去一看,好么,一抽屉的泡面调料。

岳明辉很纳闷,“你俩口味是有多淡啊?模特控制饮食是这么个控制法儿?”

卜凡摸摸鼻子,“买的泡面剩的。”

“??这话废的,面呢?”

“……煮火锅的时候吃了。”

“......那煮火锅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煮挂面呢?

“……”

“……”


卜凡还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木子洋是一个很称职的食客,他是打死不会做饭的,但对卜凡做饭从来没有干预与评判,只有吃,跟不吃。

岳明辉就不一样了,“你看看你俩这都干的什么事儿!人油炸面饼跟调料包一母同胞,天生一对,就这么被你们俩硬生生拆散,对得起火锅底料吗?对得起脱水蔬菜吗?对得起这一抽屉花花绿绿的光棍吗!”

卜凡:“……你这戏,也怕是有点多。”


嘴炮一时爽,胃就要遭殃。俗话说得好,惹谁都不能惹大厨,岳明辉只爽了一晚上,后果就是他吃了四天泡面调料煮挂面。
“我说,大哥,咱今天能吃点儿正常的不?”

岳明辉躺在沙发上,偷偷摸摸地翻着手机,呲着虎牙,心里暗暗发狠,卜凡再这么虐待他,他就订一份儿大餐!卜凡付钱!

一只大手拍下手机,卜凡努努嘴,“换衣服,今天哥哥好好给你露一手。”

“诶呀干嘛呀,这么大热天儿的,出去一会儿 一身的汗。”岳明辉嘴上说着,手上却也没闲着,对着床上的衣服挑挑拣拣。

卜凡在看着眼前的人半裸着选了半个小时都没选出一件衣服,晃得他头都晕,他随手抓起手边最近的一件T,扳过岳明辉就给他套头上了,“行了我的大少爷,又不是选美!”

岳明辉站在海鲜市场门口,半天没挪道。30多度的天气,海鲜市场真的不是一个好的景点。

卜凡顶了他一下,“干嘛呢你,走啊。”说完抢先走了进去,没几步一扭头,见岳明辉仍旧没跟上来,又认命地回来拽着岳明辉一起进去。

岳明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彼时卜凡已经转了四五个鱼摊了,正举着一条鱼问他,“你会不会吃鱼啊?不会的话给你挑个刺儿少的。”

岳明辉举起双手,“全听您的,我只负责吃。”

卜凡猜到他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便不再理他,扭头嘱咐老板帮自己把人收拾干净。

卜凡今天穿了件纯黑的T,两侧各有一块白色,瞅着就是在cos一头生猛的虎鲸,岳明辉感觉这鱼腥味儿漫天的市场就像汪洋大海,那头虎鲸在犹如小岛的鱼摊前转悠来转悠去,寻摸着自己该拿哪条鱼填饱自己的肚子。

也不知道卜凡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努力的挑鱼,在岳明辉的眼里好像在看海洋世界的纪录片,他会作何感想。


等两个人终于挑完鱼,买齐作料,已经是大中午,岳明辉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啊,饶了我吧,这一身的鱼腥味儿.....”

卜凡喜滋滋的观察着塑料袋里的鱼,“回家就洗呗,吃大餐重要还是形象重要?”

等了半天旁边那人也没搭话,他终于把眼睛从鱼移到岳明辉的身上,“怎么着?不相信我的技术啊?”

岳明辉立马摇头,得罪大厨这件事干过一次就够了,再干第二次他是不是傻。

“那你这一脸难言之隐的样子是干嘛!”卜凡以前不是个这么不依不饶的人,可跟岳明辉处了这么多天,他也不自觉地变得啰嗦了许多。


岳明辉犹豫半天,“我......就是.........实在是.......懒得洗碗.......”
卜凡:“.......................................”




“你怕不是已经懒成虫了岳明辉。”

评论
热度(14)
© 半截脑洞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