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脑洞自留地

是个文盲。
写的不咋地。
不许说脏话、

酒心糖

AU&OOC



2.

卜凡默默看着旁边的岳明辉,一路上这个人就没停过嘴。
李英超愣是吃完桌上最后一个南瓜酥,才不紧不慢地告诉他俩自己还要赶火车回家,吓得岳明辉拽着小孩和卜凡就往停车场跑,岳明辉好像有着操不完的心,一路上苦口婆心地让李英超要学会规划时间,可不能跟他哥一样想一出是一出;要好好学习,小升初也不能不当回事儿。一路下来听得李英超脸都绿了,不断给旁边的卜凡使眼色求救。
卜凡没吱声,但到了火车站,他直接按住了岳明辉想要解安全带的手,扭头对李英超说:“行了弟弟,我跟你岳哥就不下去了,自己进去吧,上了车给我们发个信儿。”
李英超心领神会,立马跳下车,“岳叔凡哥再见!”
岳明辉有点急:“诶不是,你知道怎么进去吗!多看着点路牌!”
可李英超已经撒丫子跑远了,眼前的卜凡也眼观鼻鼻观心,手却仍旧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
“行啦行啦,我还能上赶着撵上去啊,放手。”岳明辉晃了晃手,卜凡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
岳明辉突然感觉到了所谓代沟这种东西,“行啊,你们这帮子小屁孩儿,还打起掩护了啊。”
“你怎么看谁都是小屁孩儿,你才多大啊真的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未老先衰。”
卜凡莫名的有点烦躁,眼前的人看着还没自己高自己大,可是看自己眼神总是让他别扭,特像小时候爷爷看着自己爬上树顶的样子。
“什么就未老先衰!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瞎用啊你,童言无忌,这叫成熟懂吗弟弟,你……”岳明辉还想探讨一番,卜凡抢先晃了晃手机,“小弟已经上车了,掉头回家~”
岳明辉从善如流地打着方向盘,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嘿呀个皮孩子,叫谁叔叔呢!!”


岳明辉一直觉得,能跟木子洋睡一屋的人,一定也不是一般人。
好吧这句话主要是夸自己。
他当初为了备战考试偷偷出来租房住,正好遇到木子洋找新室友,搁岳明辉自己的话就是,“贪什么都不能贪便宜。”一个地段良好的居室才将近市价三分之二的价格,那必定证明了合租人的不一般。
然而就是这样,看似不一样的人,不一定是跟你合不来的人。他学得昏天暗地,木子洋也过得黑白颠倒,两人能在半夜四点勾肩搭背去撸串,也能在下午两点睡得谁都没听到闹钟。
当岳明辉考完提出准备搬出去的时候,木子洋转头拉着他抱头痛哭,哭得他生怕木子洋一个想不开就要把自己绑在房子里,可等他第二天收拾行李箱,木子洋已经开始念叨他磨磨唧唧,自己好容易找来个师弟续租别被他吓回去。
岳明辉莫名有种背叛感,但这个背叛感不及父母扔下他俩人自己跑出去玩儿来得深刻。这也导致他刚搬回家准备出国前与家人多呆两天,结果扭头家里不仅没人,连房子都因为大刀阔斧的装修,都没地儿让他落脚。

卜凡听他讲到这儿,扭头看了看他,认识了不到四个小时,他突然有点恍惚,从传说中的学霸,到花臂大佬,跟眼前这个顶着一头乱发,嘴里絮絮叨叨不停的男孩是一个人吗?
是的,卜凡连哥都快叫不出来了,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塑料袋,岳明辉摆明了就是准备宅家里不挪窝,两人刚扫荡了一圈儿7-11,在卜凡再三强调自己会做饭,饿不死两个人,保证能把所有口味都做出来的情况下,岳明辉才放弃了直接拿一排货架的泡面。然而即使这样,也没有阻止他光明正大地揣了两包虾片,摸了一盒白巧蛋糕,趁卜凡不注意扔到了收银台上。

卜凡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一圈,“什么口味啊你,买薯片都比你那虾片成熟。”
“有本事你就不要吃!”岳明辉专注找停车位,嘴里却仍旧不落下风。

评论(1)
热度(22)
© 半截脑洞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